一个很成功的时尚模特谈论到:比起内心的平安,如果选择将生活建立在物质表面上,会带来很多的隐患。

作者:郭丽凯

对我来说成为欧洲顶尖杂志的封面人物已不再是个梦而是现实。我几乎不敢相信。以前我就梦想有一天能做杂志模特、挣很多钱、环游世界。那些为了这个结果而挣扎努力的日子终于结束了。现在我可以在我巴黎的新家里奢华的饮酒和进餐,我可以举杯庆祝我的名气和财富。但是最终,这就是我全部的生命了么?

注重物质的表面

你认为什么是美?如果可以,你想要改变自己的什么?当我十九岁开始在巴黎迪奥上班起,我对美的看法都是来自于别人对我的看法。如果有人对我满意并与我签订一分模特的工作,我就会把它总结为是因为我的美丽。我的逻辑就是如果我想要工作并且取得成功,那我就必须漂亮。其实这是个很危险的想法,因为我把我的定位放在他人和他人对我的看法上。

-另一个我对美丽的定义是来源于交际圈。我和一群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在一起工作,她们都会在世界上最流行的杂志上出现。因为她们是我的朋友,是和我同等的人,所以我觉得,当然,我也是和她们一样的美丽。

我的信心还来源于被我吸引的男人。因为我有很多帅气的、聪明的、成功的追求者,所以我觉得我很美丽。我很出名,我也有很多朋友。伴随着我的成功,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对我来说被邀请参加各种聚会或者去我想要去的地方都是易如反掌的。所以我觉得我能有那些朋友,并且能去那么奢华的场所,说明我很美丽。

结果就是我变成了一个自负的自我为中心的人,过着以自己为中心的日子。我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自己和担心自己上。“我”、“我自己”是我最喜欢的词语。整个生活的中心都在物质和很多表面的东西上,像是我的体重啊,我的头发啊,我的衣服或者我从头到尾能具有吸引力的外表······

我曾在日本做过两个月的模特。每天,每件事都有人帮我打理,甚至是帮我系鞋带。当我需要穿衣服,就会有人帮我拿来裙子和外套。至少有三个人来做本来一个人就能完成的工作。这极大程度的满足了我的自我中心感,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

行程安排

同时我也变成了一个工作狂。我一周要工作七天,因为我知道没有什么是有保证的,有可能第二天我就丢了工作。容颜终会衰老,所以现在我想抓紧每一份工作。我可能白天在德国工作,然后晚上飞到巴黎,第二天早上再飞回德国工作。我很怕失去这其中的任何一个工作,结果就是不论他们开出的薪水高与低,我都接受。我接下了所有我可以接的工作。

最终我过度劳累病了。在一次拍摄时我昏倒并摔伤了我的膝盖。事业生涯中我第一次卧病在床。没有办法工作是我有过的最让我害怕的经历,因为即使是只有两周的时间,那也意味着我错过了很多属于我的通告。我取消了十四场走秀,这简直压垮了我。

但在我卧病在床不能去工作的这段时间,我开始重审我的人生,我开始问自己我的价值观是什么,我对美丽的定义是什么,以及我内心到底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意识到我对于美丽的定义已经有很大的偏差。就好像我知道容颜总会衰老,我拍摄的封面、我的影集会很快过时。我那么努力的工作就是为了能让我的照片被杂志选用,结果我的经纪人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里就把它们都替换了,因为它们已经不合时宜。于是我便不断的追赶这种潮流。

我也曾觉得在年轻的时候应该多挣些钱,但我发现我给自己施加了过大的压力以至于我都透不过气来。这也让我自问人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我吸引。如果我不是长得这样,如果我不做这份工作,如果我没有钱,我的男朋友是否还会不管我是谁都一如既往的爱我?

在我仍在我事业的顶峰的时候,这些问题就困扰着我。我觉得周围的所有事所有人对我都是一种表面现象,我感到内心前所未有的空虚。对我所有的想法提出质疑之后,我觉得我仍迷失了一些东西。我得到的所有成功和关注都不能填满我内心深处的空虚。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应该优先考虑的是什么呢?我应该为谁或者为什么而活?

物质表面带来的不安全感

我意识到我把生活的意义和价值建立在一些不安全不稳固的东西上。我把它建立在世界对我的看法、男朋友对我的看法、我挣了多少钱和我有多出名上。其实就好像是我把房子的根基建立在了沙滩上。

我想起在印第安纳州生活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一件后来在我生命中意义深远的事情。我的朋友邀请我去了她教会的一场音乐会,“在所有错误的地方寻求爱”,伴随着歌声响起,我真的感受到了奇妙的,舒适的感觉。我开始来聚会,因为这里有一半的青年都是男性,教会规模也足够大,所以我觉得一定很有意思。

但我也坚信我的生命中不需要有神。为什么呢?我的父母在离婚的漩涡中,他们的信仰并没有帮到他们。

但是在音乐会当中听到的一个信息让我感受很深。在音乐会的尾声,音乐家说有一些好消息要分享,我以为他们要说他们要出第一张专辑或者类似的事情,结果他们说的是上帝爱我们每一个人。

-他们谈到通过耶稣和上帝建立的关系。他们告诉我上帝是如何无条件的爱我,甚至将自己唯一的儿子降到人世,为了我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哇!我想:无条件的爱。我完全承认在我的生命中我真的做了很多错事,我达不到神想要我成为的样式。音乐家却说我不用去挣得神的喜爱,我只要接受神爱的礼物和因为耶稣而得到原谅就可以了。

那晚我做了一个简短的祷告,请求耶稣原谅我并且改变我。我对他说我想要为他而活,并且一生服侍于他。我邀请他进入我的生命,并和我建立关系。

所以现在在巴黎的我,回想起那个特别的经历,就开始反思我是怎么活到这样一个生命都失去意义的境地。我意识到我忽略了我与神的关系,选择了自己的方向。毫无疑问的,我感到了空虚。所以我请求上帝原谅我为了自己而活,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而活。我对他说:“请你改变我并告诉我什么是真正的美丽。”

神告诉我的第一件事就是虚荣心的危险。我为了这个已经挣扎了很久了。在美国,每年花在化妆美容上的钱有两百亿;花在整容手术上的钱有三十亿;而有三千三百万花在减肥产品上。这些数据证明我们花了多少金钱和时间在这些表面的东西上。虚荣心是不美丽的。

根据我自己总是和其他女人比较长相的习惯。我知道嫉妒心是我要面对的另一个问题。我必须学会对上帝创造的我有安全感,明白不论我长得什么样或者我有什么样的行为,他都一如既往地爱我。

缺乏安全感是多么苦的滋味。它让我们很难交到真心的朋友,或是成为别人的朋友。你会在别人对你的赞美上给予很多期望,你觉得那会让你开心。

美的定义——真正的美丽

什么是美丽?美丽不是外表怎样。而是取决于我们的内在。谦卑是美丽的,但在我的行业里一般人不鼓励谦卑。安全感和自尊自爱是美丽的。与神相交会带来美丽,因为了解他对你的爱、他对你的接受会给你的生命带来安全感和自尊。那能让你自由,让你认可自己,爱自己,接受自己的缺点。

没有耶稣基督的原谅和赦免,我们的罪会使我们的内在世界变得丑陋不看,使我们没有内心的平安。所有世界上的补救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上帝看得到,别人也看得到。只有基督能让我们在上帝的眼中变得美好。当我们开始以上帝为我们生活的中心时,美丽就会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我可以告诉你耶稣已经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永远都不会后悔做了这个跟随他的决定。为什么不试着邀请耶稣基督进入你的生活呢?耶稣说:“看啊,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启示录 3:20)

你现在就可以通过信心的祷告接受耶稣。上帝知道你的心,比起你的话语他更在乎你的态度。以下是我做过的一个你可以借鉴的祷告:

耶稣啊,我需要你。感谢你为我的罪在十字架上付出你的生命。我想打开我的生命给你,接受你成为我生命的主和我的救主。感谢你原谅我的罪并赐予我永恒的生命。请你接管我的生命,让我成为你想要我成为的人。

如果你觉得这个祷告可以表达你心中的愿望,那你就可以像这样祷告。耶稣就会按着他的应许来到你的生命里。

2001 © Laura Krauss Calenberg

郭丽凯Laura Calenberg 是《纽约城市》的知名模特。她去22个国家做过模特,出现在不计其数的杂志封面上,包括《美丽佳人》、《时尚伊人》和《神采飞扬》。她出现在过许多广告上,像是萨克斯,马库斯公司,恒适。她现在和Jeff Calenberg结婚了,并且有了两个很可爱的孩子。Jeff Calenberg也是一个专业模特。

照片:Michael Goldman; David S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