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有哪些历史,并且我们何以确知今天我们所拥有的圣经是值得信靠的?

圣经由谁编写?它与其它”宗教”典籍有何分别?

可兰经出自穆罕默德。摩门经出自约瑟夫·史密斯。但与其它世界宗教典籍相比,圣经是独特的。不是由一个人编写。正确来说,旧约和新约是由40位不同的作者所编写,写于亚洲、非洲和欧洲,前后写作的时间共计1,600年。

圣经作者–即使经过那么漫长的时间–全部依然传达一致的基本信息:创造天地的神,为人提供可以亲身来认识祂的途径。

除了独特的作者身份,圣经还包含许多的预言,并且随后一一地实现。比如,多个旧约先知对于弥赛亚的来临给予300个具体的预言,例如,祂在那里诞生、祂在那里长大等等。100年后,这些预言一一地被耶稣基督成就。这些预言的成就说明为什么作者可以写,”耶和华这样说…”–他们是代表唯一知道”起初”的那位来说话。[1]

同样,考古学再三地证实记录在新旧约中的人名、历史事件和详细地理资料是完全正确的。尽管考古学无法证实圣经的属灵真理,但这些发现说明从历史报告的角度来看,圣经是可靠的。

同样,相比其它古代作品,圣经显著地被保护、随着时间被保存下来。相比柏拉图的作品只拥有现今的七本手抄本,而新约圣经却拥有超过5,000本手抄本。当把这些原文相互比较时,你可以发现有99.5%是一致的。

圣经是否符合历史?有关耶稣,福音书的记载是否正确?

我们何以确知福音书中有关耶稣的生平是正确的?当历史学家尝试确定该生平是否可信时,他们会问,”其它众多资源是否有汇报该人的详细资料,并且是一致的?”

以下是它运作的情况。想象收集前总统肯尼迪的生平。你可以找到许多有关他家庭、他的任期、他如何处理古巴导弹危机等描述,每份生平都汇报许多相同的论据。但是,若你发现其中一个生平汇报肯尼迪曾在南非担任10年的牧师?而你其它的资源都没有提到有关他曾担任牧师的资料,或者曾在南非生活了10年。很明显,这份生平的可信性是很低的。

关于拿撒勒耶稣,我们是否可以找到多份汇报有关祂生平的相同论据?是的。有四本新约书卷(称为福音书)详细地介绍耶稣的生平。福音书由谁编写?两本是由亲自认识耶稣,并三年与祂一同周游各地的人(马太和约翰)所写的;其它两本是由接近耶稣门徒的人所写的。

四位作者个别所记录的都深入地叙述耶稣的生平。你可能期待从不同的作者来了解真实人物的生平,它们拥有一致的论据,同时也包括独特和多方面的呈现。并且每个生平不受感觉论的影响或以绚丽的创意来呈现,而是以报章的风格”这就是它的事实”。福音书提供具体的地理名称和详细文化资料,并且是经由历史学家与考古学家所证实的。同时福音书中的信息也象征其真实性。

耶稣的声明符合有关文化和祂所面对的听众,然而祂的声明与犹太教的普遍教导不一致。在福音书中,祂的教导没有包含许多早期教会盼望耶稣可以处理的课题。这就支持该生平是正确的说法,没有把后来的观点加入在耶稣的言词中。

圣经的历史。古代历史有记录耶稣吗?

-是的。一位罗马第一世纪历史学家塔西佗(公元55-120年),”是公认为最清楚古代世界的历史学家。” [2] 塔西佗的摘录告诉我们尼禄”对一个阶级造成最异常的迫害…那个阶级称为基督徒… Christus [基督],源自于一个人的名字,在提庇留的统治时期,在他的总督本丢彼拉多手下接受死刑…”[3] (相对,穆斯林的可兰经是在耶稣升天后六世纪才编写,当中却说到耶稣没有被钉在十字架上,尽管这个论据已被无数世俗历史学家所证实。[4])

弗拉维斯·约瑟夫,犹太历史学家(公元38-100+年),在他的著作犹太古史中记录有关耶稣。约瑟夫说,”有一个智慧人耶稣,行了很多奇妙的事,教训那些乐于接受真理的人,他吸引了很多的犹太人和外帮人,相信他就是弥赛亚,被犹太领袖控告,被彼拉多定罪,钉在十字架上,并在第三天复活。” [5]

苏埃托尼乌斯,小庇里尼和他勒也记录有关基督徒的敬拜和逼迫,是与新约的记录相互一致的。

即使犹太教的犹太法典,对于耶稣不是很有利的记载,但却同意在他生命中的主要事件。出自犹太法典,”我们看到耶稣处在婚姻之外、集合门徒、对于自己作出亵渎神的宣告,并且施行神迹,但这些神迹是出自魔鬼,而不是神。” [6]

这是显著的资料,许多古代历史学家都专注于政治和军事领袖。然而古代的犹太人,希腊人和罗马人(他们本身不是耶稣的热心跟随者)却证实四福音书中所记录的主要事件都是真实的。

圣经是否被更改,并且随着时间被破坏?

一些人有个念头,新约被翻译了”无数次”,已在翻译的过程中遭到破坏。若这些翻译是根据其它译本的话,可能会出现这些问题。但是,这些翻译不是根据其它译本,而是根据古代所找到的希腊语原文手抄本。

我们深信我们今天所拥有的新约是忠于原文,因为:
      1. 我们拥有为数众多的手抄本–超过5,000份。
      2. 这些手抄本的记录是彼此一致的–拥有99.5%的一致性。
      3. 找到手抄本的时间与作者的原作时间很相近–请看这部分结尾的链接。

当一个人把手抄本的经文来互相比较时,它的兼容性是令人惊讶的。有些时候,拼法可能改变或者字的顺序颠倒,但这些都不重要。有关词序,普林斯顿神学院新约文字及文学教授莫志杰说到:”在英语,’狗咬人’或者’人咬狗’,有很大的区别–在英语,次序很重要。但在希腊语就不一样。若一个字带有主语的功能,不管它处于那个位置或次序,它的功能都不会改变。” [7]

如何看待差异?手抄本之间的偏差是”很少有,盖斯勒与尼克学者总结,’比较古代的其它书籍,新约在当时不仅是以手抄本众多的情况下被保存下来,而且是以最完美的形态来保存–99.5%的完美形态。’” [8]

撒拉维博士,剑桥大学的访问学者,也评论:”实际上,依据文件的绝对数目、事件与文件的时间间隔,及许多赞成或反对的文件,新约毫无疑问是可以最良好地被证实的古代著作。没有任何古代手抄本可以完全符合原文的可用性与完整性。” [9]

新约是人类最可靠的古代文件。它原文的完整性比柏拉图的著作或荷马的史诗更可靠。

圣经是否有矛盾?

一些人声称圣经拥有许多矛盾的地方。以下是一个例子。彼拉多下令在耶稣所挂的十字架上面钉上一个牌子。三本福音书都有记录下牌子上的字:
      马太福音:”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
      马可福音:”犹太人的王。”
      约翰福音:”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

这里的措词虽然有出入,可是它们的信息却没有相互冲突。什么是正确的措词?完成福音书的所在地希腊,它们不象英语一样使用引用语记号。因此当作者在写耶稣时,一些可能带有解释或直接引用,我们不晓得。这个说明为什么同一个段落会拥有细微的分别。

这里是另一个表面上带有矛盾的例子。到底耶稣在坟墓里过了两个晚上或三个晚上才复活?耶稣在上十架前说,”约拿怎样三日三夜在大鱼的腹中,人子也要照样三日三夜在地里。”(太12:40)。马可记载耶稣所说的另一个声明,”我们现在上耶路撒冷去,人子要被交给祭司长和经学家,他们要定他的罪,并且把他交给外族人。他们要凌辱他,向他吐唾沫,鞭打他,杀害他,三天以后,他要复活。”(可10:33-34)

耶稣在星期五被害,星期天发现祂已复活。那么要如何解释三天三夜在坟墓里?犹太人习惯计算任何一段早上或晚上的时间为一天一夜。因此,在犹太人的文化里,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将是三天三夜。我们也以同样的方式来表达。若一个人说,”我一整天都在购物,”我们会理解这个人不是说他24小时都在购物。

这是新约典型表面的矛盾。很多都可由经文本身或明白当时的历史背景来解决。

考古学是否支持新约?

-考古学无法证实圣经是神写给我们的话语。然而,考古学可以(并且已经)证实圣经的历史是正确的。考古学家一致发现圣经中所提到的政治官员、君王、城市和节庆–甚至有些时候历史学家都不认为有这些人或地点的存在。比如,约翰福音说到耶稣在毕士大水池旁医治一个瘸腿的人。经文甚至描述池旁有五处走廊(走道)。学者根本不认为有这个水池的存在,直到考古学家在离地40英尺底下找到它,包括五处走廊。[10]

圣经拥有惊人的详细历史资料,因此当中所提到的还没完全被考古学所发现。无论如何,目前考古学家的发现,没有一样是与圣经有所冲突的。[11]

相反,新闻记者史特博对摩门经的评论:”考古学家多次未能证实它的声明,有关想必已在美国发生了很久的事件。我记得曾写信到史密森学会询问是否有任何支持摩门教的论据,没想到考古学家很清楚地协定’新世界考古学与该书的主题之间没有直接的关系。’”考古学家从未找到摩门经中所提到的城市、人物、名称或地点。[12]

比较起来,路加在新约使徒行传里所提到许多古代的地点,已被考古学所确定。”路加总共提到32个国家,54个城市和9个岛屿,当中没有一个错误。” [13]

考古学也驳倒许多有关圣经没有确实根据的理论。例如,今天还在一些学院中教导,JEPD提纲挈领提出摩西不可能编写摩西五经(圣经的首五卷书),因为在他的时代还未有著述。考古学家在之后发现黑古董。”它上面有楔形字符,并且包含详细的汉摩拉比法典。它是在摩西之后?不!它是在摩西之前;不但如此,它也在亚伯拉罕之前(主前2,000年)。它比摩西的著作至少早三个世纪…提纲挈领还在教导,但是它的根据已被根除,并且显明是错误的。” [14]

另一个考古学有关早期字母表的重大发现是在1974年,在叙利亚北部发现的伊浦拉泥版。这14,000个泥版被认为出自主前2,300年,比亚伯拉罕更早好几百年。[15] 该泥版记述文化与生命,是和创世纪12章至50章的纪录方式一样。

考古学一致,并且强烈地证实圣经的历史是正确无误的。

新约由谁编写?为什么不采纳新约外传、诺斯底福音或多马福音?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来相信今天所拥有的新约书卷目录。之前已提到福音书的作者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都是可靠的资源,当中两位曾是追随者,并且最接近耶稣。其他新约作者也被公认为值得信赖:雅各和犹大(耶稣同父异母的兄弟,最初不相信祂)、彼得(12使徒之一)和保罗(在耶稣死而复活后称为使徒)。教会知道这些人,及他们与耶稣的相交。此外,他们所写的与他人本身对于耶稣的所听、所见,并且传递给他们的子女是相互一致的。

当其它书卷被编写,并在好几百年后出现(例如,彼得福音,可是彼得已经去世相当久了),教会很容易就把它们区分为伪经,是伪造的。

另一个例子是多马福音(穆罕默德在可兰经里的参考)。多马福音大约在公元140年编写,当时多马已去世很久。尽管它与新约公认的马太福音拥有类似之处,但它同时也包含不同古怪的信息。有关耶稣的记述完全不能符合初期教会对于耶稣的认识。

这类有如多马福音的书被编写,并在初期教会中流传,人们很容易就能辨别出它是伪造的。这些伪作,及诺斯底福音介反对人所周知的耶稣教导与旧约,并且通常包含无数历史与地理学上的错误。

最后,一份正式的新约书卷目录是必需的,原因是:1) 当基督徒被迫害,书卷被破坏时(那么,该保护那些书卷?);2) 在翻译成叙利亚语和老拉丁语时,具权威的目录是很重要的;3) 通常伪经和假教导会挑战教会,因此领导层需要很清楚。在公元367年,阿他那修列出新约27卷书(与我们今天所拥有的一样)。稍后,耶柔米和奥古斯丁也运用同样的列表。

新约历史。为什么新约福音书需要30或40年后才编写?

福音书没有在耶稣死而复活后即时编写的主要原因是,那时对于如此的著作没有很明显的需要。最初,福音在耶路撒冷透过口传来传开。根本不需要编写耶稣的生平,因为当时在耶路撒冷的人亲眼目睹耶稣,并且很清楚祂的事工。[19]

无论如何,当福音传出耶路撒冷,不再容易找到目击者的情形,因此需要教导他人有关耶稣的生平与事工。许多学者认为福音书在耶稣死后17-32年才编写。

路加给予我们更多见识,透过他在福音书开头所写的,及他编写的原因:”尊敬的提阿非罗先生,因为有许多人,已经把在我们中间成就了的事,按照起初亲眼看见的传道人所传给我们的,编著成书;我已经把这些事从头考查过,认为也应该按着次序写给你,让你晓得所学到的道理,都是确实的。” [20]

约翰也给予他编写福音书的原因:”耶稣在门徒面前还行了许多别的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把这些事记下来,是要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使你们信了,可以因他的名得生命。” [21]

你是否曾阅读过任何新约福音书?

同时,若你要多了解耶稣,以下文章将给你一个有关耶稣生平很好的总结:越过盲从

若耶稣真的有如福音书中所记录的,有何要紧?

是的。若要信心具其价值,它必须根据事实、真实。接下来告诉你为什么。若你乘搭飞机到伦敦,你或许相信飞机有充足的燃料和可信赖的机械,受过训练的机司和飞机上没有恐怖份子。然而,你的信心无法将你带到伦敦。你的信心帮助你登上该飞机。但是,真正带你抵达伦敦的是飞机的完整性、机司等等。你可以依赖你过往乘搭飞机的经验。但你正面的经验不足以把飞机带到伦敦。最要紧的是,你的信心目标–它是否值得信赖?

要相信神需要一些可观的理由,或者它是软弱,仅怀着盼望的信心而已,但它可以随着一个人的经验改变而随之改变。若一个人在法国过得很好,她可以说神在那里,祂很好。但是如何解释身在印度的人,过着不舒适的生活?神真的在那里吗?对于那个人,神是否是可寻找,并对他有帮助?你如何晓得?你看,信心不是原因,而是信心由什么来支持?

因此疑问很重要。新约是否正确,可靠地介绍耶稣?是的。我们可以相信新约,因为有无数的事实来支持它。这个文章略微谈到下列要点:历史学家的支持、考古学的支持、四福音相互一致的生平、预言的成就显明神的计划、与圣经旧约作者拥有连续性、令人惊讶的文件副本保存、翻译极其精准,并且它呈现1,600年一致有关神的观点。

若你有任何更进一步的问题,请发电邮给我们。

尾注:

  1. Isaiah 46:10
  2. McDowell, Josh. The New 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9), p. 55.
  3. Tacitus, A. 15.44.
  4. Comments from Dr. William Lane Craig, delivered to a college audience in December, 2001: “From the pages of the Jewish historian Josephus we learn that Jesus was executed by Roman authority under Pontius Pilate by means of crucifixion. And according to Tacitus, the Roman historian, he also names Pontius Pilate as the one responsible for Jesus’ execution by crucifixion. According to both Josephus and a Syrian writer, Mara Bar-Serapion, the Jewish authorities participated in the events leading up to Jesus’ execution, and they justified this as a proper undertaking against a heretic. So in extra biblical sources, Jewish and Roman, we have evidence for the trial of Jesus, the involvement of both the Jewish authorities as well as the Roman authorities, the mode of his execution, namely by crucifixion. And these facts are fixed so firmly as an anchor point in history no historical scholar, no historian denies these. On the contrary, they are so firmly fixed they actually become a criterion of authenticity.”
  5. Wilkins, Michael J. & Moreland, J.P. Jesus Under Fir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5), p. 40.
  6. Ibid.
  7. Strobel, Lee. The Case for Christ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8), p. 83.
  8. Ibid., p. 85.
  9. Zacharias, Ravi. Can Man Live Without God? (Word Publishing, 1994), p. 162.
  10. Strobel, p. 132.
  11. The renowned Jewish archaeologist, Nelson Glueck, wrote: “It may be stated categorically that no archaeological discovery has ever controverted a biblical reference.” cited by McDowell, Josh. The New 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9), p. 61.
  12. Strobel, p. 143-144.
  13. Geisler, Norman L. Baker Encyclopedia of Christian Apologetics (Grand Rapids: Baker, 1998).
  14. McDowell, Josh. Evidence That Demands a Verdict (1972), p. 19.
  15. http://english.sdaglobal.org/story/advent/secret/ebla.htm
  16. omitted
  17. omitted
  18. Bruce, F.F. The Books and the Parchments: How We Got Our English Bible (Fleming H. Revell Co., 1950), p. 113.
  19. See Acts 2:22, 3:13, 4:13, 5:30, 5:42, 6:14, etc.
  20. Luke 1:1-3
  21. John 20: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