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失败的原因是什么,怎么样才能拥有美满的婚姻。

作者:任德思

曾经有一个女人跟我分享她对婚姻的看法:

“ 婚姻就好像是用望远镜看荒芜的沙漠,看到的每个地方都遍满着死亡与幽暗—离婚,孤独,辱骂,虐待,腐坏,以及各种程度的破碎。看到这些以后,我自问,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想开始这段旅程呢?”

今天仍有很多朋友问同一个问题。即便他们从心底里渴望这份终生的关系带来的安全感与愉快,但他们仍然惧怕婚姻。一位刚结婚不久的新娘在Newsweek中的一篇文章中说到:“我看到父母的婚姻以失败告终,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持守自己的婚姻。”[1]

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人们,特别是父母离异的,没有一个是没有包袱的。当今,美国每年都有将近一百万孩子要经历家庭的破碎。[2]

大多数学生都有类似的经历。

彩霞: 一天下午,当她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爸爸提着箱子从家里出来,说“宝贝,我会回来看你的。”接着爸爸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爸爸。

宝刚: 他五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之后他一直跟妈妈住在一起,而妈妈嫁过三个人,并酗酒成瘾。一次, 宝刚因为不小心把可乐洒在车上而遭到了继父的虐打。

凯丽: 她的父母没有离异,但他们更重视自己的事业。 凯丽上高中的时候,他们几乎没去过她的演奏会,现在凯丽已经上大学了,也基本上不和他们说话,在家庭当中,他们都是以邮件或发短信的形式来沟通的。

昌论: 昌论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被父母的吵架声吵醒了,他听到摔东西的声音与一声尖叫,结果看到她的妈妈被刀划伤了,鲜血直流。他随后报了警,爸爸被抓。从那之后,昌论与妈妈以及两个妹妹就住在了无家可归的收容所,到现在也不知道爸爸身在何处。

你可以享受更美满的婚姻

-你也许认识有类似经历的人。也许你的经历也类似甚至更糟,也许你的家庭冲突不断,没有安宁之日。结果,你也一直在苦恼自己是否要结婚——你不想让这段关系充满痛苦与失望,甚至影响到自己的孩子,给他们心理阴影和负担。你喜欢让爱你的人来分享你的生活,但是事实上,婚姻又让人害怕。也许你要问自己,“我是否能胜过家庭给我带来的伤害?我是否能经历到健康的婚姻与家庭?”

答案很明确,是的,你可以

我曾经在一个机构工作,主要是帮助人们建立和谐美满的家庭,在此期间,我们看到上千对家庭破镜重圆。对于这些伤心的人,神有办法使他们经历一段完整的关系。我们稍后会作出详细解释。

婚姻—有问题是必然的

既然有那么多的问题与痛苦,人们为什么还是要结婚呢?即使在那些日子婚姻遭到了如此大的压力,但走红地毯仍然非常流行。最近的Louis Harris 调查显示,96%的大学生都很想结婚或是已经结婚了。97%的人都同意这种说法—-亲密的家庭关系是幸福的关键。[3]

在美国,即使是18岁或以上的成年人中,25%都是离过婚的,[4] 但拥有美满,持久的婚姻仍然是每个人的愿望,而且他们都愿意为此一搏。那么婚姻的魅力何在呢?

事实就是没有人愿意孤单一人。我们虽然都习惯了“做自己的事情”而且坚持自己的想法,我们仍渴望与爱我们的人有亲密关系并享受在关系中的安全感与温暖。我们也许会说我们“想独处”或是想要“一些空间”,但我们更希望的是与我们的亲爱的人分享这样的空间。

虽然性是我们追求亲密关系很重要的一部分,但与他人深层次的连接不仅仅是性。想要被了解和认识的这种欲望也是人类起初就有的。

婚姻为何会失败?

那么为什么很多人在关系刚开始可以经历一些亲密的连接,而最后却以离异收场,甚至还充满了愤怒与失望呢?很多已婚人士 都试着追求一段有感情基础的长期而稳固的关系。在很多关系中,只要对方能满足一定程度的期待,爱与接纳的关系就会持久。如果夫妻感觉很温暖,他们就能够彼此联合共同面对并解决困难,进行有效的沟通,并彼此表达爱意。

但当他们感觉冷漠与疏离时,一方或双方都发现很难爱上一个不可能十全十美的人。这样,要求没有被满足,就会带来伤害,使得双方都处于防守状态,而有效地沟通就会减少,误解增多,最后导致冲突,愤怒与苦毒一同爆发。这时,如果饶恕与妥协不来打破这个漩涡的话,双方都不可能去继续爱对方了。

只要是由自私引发的事情不存在或是被掩盖时,所有关系中都能避免上述情况,但只是短期而已,之后迟早都还是会发生的。即使是夫妻这样亲密的关系,他们最终都能意识到两个独立的人不可能总是要求对方满足自己的所有需求。

那么,怎样才能拥有更美满的婚姻呢?

为了有更好地婚姻,是需要团队共同协作的,双方都需要放下个人的意愿。应该让自我牺牲代替自私。有的时候,婚姻中的一方从理论上是可以做得很好的,但最终耐心就消失了。自我牺牲和自私不一样,前者不是天生的, 后者则是。

为什么会这样呢?

如果我们住在一个完美的世界中,婚姻也是完全和谐的,就像上帝起初创造的那样。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坦白地说,我们世人都被自己的私欲和罪所捆绑。罪是什么?我们经常都做的错事,我们很自私,小气,伤害他人,苦毒,自满,贪婪,不愿意饶恕等等,这些都是罪。难怪有罪的丈夫与有罪的妻子很难与对方和睦相处。

每种关系中“我想让别人满足我的需求”这种态度都会摧毁合作精神。从此恶性循环周而复始地持续着,直到最后亲密感消失,婚姻就开始瓦解。

我们需要面对,我们都需要帮助—以婚姻为例,在婚姻里,我们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在驱使我们去爱对方,正如上帝创造我们时就要我们做的那样。

我们需要承认,我们都需要帮助—如果要婚姻成功,我们需要有一种内在的力量驱使我们去爱对方,正如上帝创造我们时就要我们做的那样。

上帝不仅仅帮助我们解决我们日常生活中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也医治我们一直以来的伤痛。比如说,他赦免我们并帮助擦去我们过去做过的一些性方面错误的决定。上帝爱我们并要我们享受作为他儿女的喜乐,其中也包括婚姻。

我希望用两个传统的夫妻关系案例来阐述,第一个案例中,夫妻(我们就叫他们雷明和丽莎)的生命中没有与上帝连接,第二个案例中,他们的关系非比寻常,更重要的是他们与耶稣有美好的关系。

案例一:失败的婚姻

-周六的早晨,雷明想跟他的朋友们去打球,起床以后告诉妻子说自己下午四点左右回来,丽莎就埋怨说,“你说好我们今天要去野餐的!”

“我从来没那样说过,”雷明显得有些急躁,“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打球了,再说今天天气这么好,我走了。”说着雷明把门砰的一声关上,就出去了。

丽莎委屈地哭了,生气地在家里跺脚,还狠狠地把枕头扔到对面的沙发上。

她大声地喊着说“我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于是她跟朋友一起出去吃午饭,然后购物,最后,丽莎买了价值2000元的衣服—她需要买一套新服装,而她很清楚,如果雷明知道的话,一定会气得跳起来。他们的信用卡也快刷超额了。

与此同时,雷明也打完球了,就和朋友一起去酒吧喝点东西。一杯,两杯……,他慢慢地开始注意酒吧的一个女服务员。当这位女服务员给他端来第三杯酒时,雷明在她耳旁悄悄地说了几句恭维的话,而这位服务员的笑容说明雷明说到了点子上,后来当服务员过来的时候,雷明发现杯子底下的餐巾纸上写着她的电话号码,于是很快就叠起来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

雷明 5点到家,一身酒气,丽莎看着电视,音量开得非常高,雷明看到沙发上有一堆东西,很生气地关上电视,指着那一堆东西,丽莎也一边骂他一边走进卧室,把门重重地一摔。他们吵到深夜,最后雷明睡在了客房。

案例二: 怎样拥有美满的婚姻

也是一个周六的早晨,雷明想跟他的朋友们去打球,起床以后告诉妻子说自己下午四点左右回来,丽莎显得有些吃惊,说,“我以为我们今天要去野餐!”

“哦,我们可以明天去吗?” 雷明显得有些急躁,“我已经两个星期没打球了,再说今天天气这么好,我走了。”说着,雷明关上门,就出去了。

丽莎委屈地哭了,生气地在家里跺脚,还重重地把枕头扔到对面的沙发上。

“你是个坏蛋!”丽莎巴不得能让雷明看到自己有多生气。

丽莎决定出去走走,到了一个公园的时候,她所受到的伤害与怒气已经慢慢消失了,在回家的路上,她祷告说,“亲爱的耶稣,我真的很生雷明的气,觉得他很自私。但是请你帮助我不要只想着自己,让我的愤怒远离我。”

丽莎决定给一个朋友打电话,并约好一起吃午饭,然后逛街。在商场里,丽莎买了一套新衣服。

同时,雷明也刚刚打完球,他和朋友去吧台点了些吃的,还有喝的。他注意到后面吧台的一位女士非常漂亮, 又想到妻子是多么的爱发牢骚— 甚至常常夺去他和朋友在一起的时间,这是多么的不公平,但是现在雷明为自己对待妻子的态度感到非常内疚,他很不喜欢自己那个样子。

“嘿,”雷明宣布到,“我不打了,现在要回家。我要花些时间和妻子在一起。”他的两个朋友笑话他,但他仍坚持自己的决定。

丽莎下午1点到家的时候,惊奇地发现雷明坐在厨房的桌子旁,还注意到他们野餐的篮子已经在外面,装上了食物与饮料。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呢?”丽莎问到,当然还是能明显地听出来她还在受伤。

“我为今天早上的表现道歉,”雷明说,“我很想打球,而没有在意到你的需求。我觉得是自己太自私了。请你原谅我,好吗?”

丽莎咬了咬嘴唇,她还是在受伤中,但是看得出来雷明是真心地道歉。更不可思议的是,雷明竟然早早就回来了,“好吧,我原谅你。” 丽莎很平静地说。

两人相拥在一起,雷明说,“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这一天吗?我刚回来的时候就想着我们可能还是有时间去野餐?你想去吗?”

丽莎忍着自己的愤怒,没有给雷明颜色看,相反,她笑着点了点头。

这看似要被浪费掉的一天又重新回来了,他们的愤怒都消失了,关系就像春雨过后那样的新鲜。在他们的生命中,耶稣在做工,先向他们彰显了怎样生活,然后赐给他们力量否认自己,并原谅对方—这两个是爱的最关键的行动,如果没有支持就很难持续并真实地做出来。

当然,这两个案例只是简单地描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也真实地显明有上帝生命的人,不管是丈夫,还是妻子,他们的婚姻为什么会如此不同。基督信仰不仅仅是一系列的原则与规定—更是真实的,活泼的,与神持续的互动,在其中我们能够得到上帝的指引与力量,带领我们活出起初创造时的样式。

你的婚姻不会失败—聆听上帝的话

-上帝在圣经中很清楚地提到离婚带来的毁坏,提到过我们要谦卑下来,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信实,避免奸淫等等。然而他告诉我们做事的原则并不代表我们想按照这样的原则去做。上帝的带领通常都不一定是我们愿意做的(比如说,有时对你的配偶撒谎似乎比真话更有用)。可是,夫妻们一次又一次地发现了上帝是多么有智慧,相信并跟随他的脚步来建立关系是多么的明智。

比如说,上帝说必须先有婚姻才能有性。然而,在某项调查中,大约有64%的大学生却赞同“婚前同居是很不错的想法”这一说法[5]。 这些学生都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父母的婚姻失败,因此觉得“试婚”这种想法看上去倒是很不错。

那么,为什么上帝要求性要在婚姻之后才能发生呢?因为他想让我们经历更持久的亲密关系。两个人怎么样才能有足够的安全感呢?在这种深层次的亲密关系中,怎么样才能帮助对方脱离困境呢?研究和调查表明,离婚率正是在这些“试婚”的人中是最高的[6]。上帝的智慧是不可测度的,他永远都是最正确的,同时上帝的指引也来源于他对我们的爱与呵护。

上帝能够带领你进入更美满的婚姻

然而,上帝不仅仅是婚姻辅导,为我们提供建议。他愿我们认识他,并与他建立美好的关系。他说,为了可以信实地爱别人,我们首先需要经历他对我们无私的爱,信实的爱。

由于上帝对我们的爱,他代替我们做了极其重要的事情。我们谈到过我们的私欲和罪使得我们与他人分离,也正是我们的私欲和罪使我们与圣洁完全的上帝隔绝。圣经说,“但你们的罪孽使你们与上帝隔绝,你们的罪恶使他掩面不听你们。”[7] 无论我们做多少善事都不能解决我们的罪,更糟的是,我们需要为罪付上代价……死——也就是说我们与上帝永远隔绝,不仅仅是我们的肉体,死后也是如此。我们做什么也没有办法修复这段关系。上帝要求的是完全的圣洁,而我们都不达标。然而,上帝对我们的大爱成就了他的公义。

耶稣基督,道成肉身来为我们的罪受死,他也来教导我们上帝的方法并赐我们丰盛的生命。他说他以人的形象来的目的是替我们死。当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罗马的一种酷刑)时,就为我们的罪——我的,你的,乃至世人的罪付上了完全的代价,所以我们的罪就被赦了。被埋葬三日后,耶稣复活了,很多见证人就为着这事做见证,向世人传扬耶稣基督。

正如婚姻是自由选择的,上帝也无偿的为你提供机会让你与他建立关系。

上帝接纳我们不是看我们做得怎样。他主动为我们提供机会让我们与他建立关系。我们要不要接受他的赦罪,愿不愿意与他建立关系则是我们的自由选择。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8] 他愿意进入到我们的生命中。再次强调一下,这是我们自己需要做出的决定。如果婚姻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的话,这个决定可以说更重要。你愿意与上帝建立永恒的关系,并让他来影响你的生命吗?你愿意被上帝的智慧所带领吗?愿意得着他的支持吗?

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就可以邀请他进入你的生命。就像是一对男女直到最后愿意在众人面前说出“我愿意“时才成为夫妇,和上帝开始建立关系也是如此。耶稣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9] 圣经上说,“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做神的儿女。”[10]

你愿意认识上帝对你的爱并让他进到你的心吗?你可以这样向他表达出来:“耶稣基督,我希望你进入我的生命,希望你带领我,并赦免我一切的罪。谢谢你为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现在我邀请你来到我的生命中。谢谢你应许说你愿意拯救我。我现在就打开这扇门,感谢你,让我现在能开始真正认识你。阿门。“

倘若你真诚地用心祷告,你就开始踏上这段美好关系的旅程了。这怎么影响你的婚姻呢?现在你知道婚姻为什么会失败,你就可以向上帝询问解决方法,求他赐你智慧和爱来爱你的配偶。你也可以拥有一个充满爱的婚姻。就像所有的夫妻一样,你们也会犯错,也需要为美满的婚姻而努力。但是,若你能依靠上帝,他就会赐你力量与带领,其中就需要你用从上帝领受的无私的爱,愿意饶恕的心来爱你的配偶,这样才能经历美满,持久的婚姻。

仁德思是FamilyLife的主编。同时也在电台主持“FamilyLife Today”节目。他的妻子叫Barbara,还有六个孩子。

[1] Kendall Hamilton and Pat Wingert, "Down the Aisle," Newsweek, 20 July 1998, p. 54.
[2] John J. DiIulio, Jr., "Deadly Divorce," National Review, 7 April 97.
[3] "Generation 2001: A Survey of the First College Graduating Class of the New Millennium," conducted in 1997-1998 by Louis Harris and Associates for Northwestern Mutual Life Insurance Company, 720 E. Wisconsin Ave., Milwaukee, WI 53202, pp. 8, 11.
[4] DiIulio, Jr., "Deadly Divorce."
[5] Generation 2001: A Survey, p. 11.
[6] Shervert H. Frazier, Psychotrends (New York: Simon & Schuster, 1994), p. 106
[7] 赛 59:2
[8] 约14:6
[9] 启3:20
[10] 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