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为什么在当今社会没有出现明显可见的神迹向世人证明:‘神的确存在’?”

我们的答案: 大多数人都希望有某些强有力的理由来相信神。然而,的确存在很多确凿的事实以及哲学方面的原因可以信上帝(详见“上帝真的存在吗” 这一页面)。

但为什么神没有直接显现自己好让我们不得不相信祂的存在?我们可以从杨腓力的著作——《耶稣真貌》中找到答案。

杨腓力在书中明确指出神赐予了我们信祂与否的自由。他这样说:“我的信仰遭到不信之苦;有时我盼望神会以排山倒海之势来压倒我的怀疑,在祂的存在和关于祂的事上给我最终的证明。我希望上帝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这样我可以在那些质疑的朋友面前谈论祂。” 但接着他又说道:“我越多认识耶稣,就越发对着陀斯妥也夫斯基所说的‘自制的神迹’多一份惊讶。”

耶稣原本可以施行伟大的神迹好让世人信靠祂。祂可以通过一句话来医治整个城镇的人,祂原本可以一瞬间建起整个纽约的摩天大楼、地铁、电子霓虹灯广告牌并立刻显示给他们看。

但是祂没有,为什么呢?

因为神创造我们有自由意志并允许我们保持这自由。

杨腓力写道:“更令人惊讶的是祂拒绝表演以博取人心。神极度地坚持人类的自由到这一个地步,祂允许人能生活着好象神不存在,可以吐唾沫在祂脸上,甚至可以把祂钉死。我深信上帝之所以坚持这种自我约束,是因为无论以多么灿烂的展示来表明祂的无所不能,祂 都无法达成祂所想得到的响应。虽然权能可以强迫顺服,惟有爱才能呼召爱的响应。这是神造我们的理由,也是祂唯一要从我们得到的。”

神唯一想做的就是让我们知道祂是我们的天父、朋友、保惠师、安慰者和救主,并且这种认识是出于自愿而非强迫。

祂已经给了我们充足的理由去相信祂(你可以阅览“越过盲从” 这一页面),但是祂从不强迫我们去认识祂。甚至连耶稣自己都这样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见启示录3:20) 只有在经过我们的允许之后,祂才会走进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真的渴望了解神,想确定祂是否存在,祂会带领我们找到祂并认识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