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曾说过类似的话:”我讨厌我的生活” ? 一个人如何才能经验真正的生命改变? 特别是积极的改变 ?

作者: 麦道维

在过去,我渴望得到快乐。我要成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之一。我也渴望明白生命的意义。我也在寻觅一些问题的答案,诸如:
      • “我是谁?”
      • “我为什么会在这世界上?”
      • “我最终会往何处去?”

此外,我渴望自由。我想成为世界上最自由的人之一。对我来说,自由不只是“做你想做的事”- 我觉得任何人都能做到。我想,自由是有权能去做你要做的事。大多数人都知道他们须要作些什么,可是却没有权能去做。因此我开始寻找答案。

何处才可找到积极的改变?

在过去,我周围的人们几乎每一个都持有某些宗教信仰。于是我就也跟着他们上教堂去。或许我去错了教堂吧 – 在教堂里的经历令我感到更糟糕。

我早上、下午、晚上都上教堂去,可是这些都没有真正的帮助到我。我是个非常务实的人,当一条路走不通的时候,我就丢弃它去找寻另一条路。所以,我放弃了宗教。

我开始想, 威望和名誉是否是那个我想要的答案。成为一个领袖,为一些福利、权益来奔走,成为一个受欢迎的人,或许是可行之道。在我的大学里,学生领袖们都有权力掌管其社团的财务收支,成为重量级人物。

所以,我去竞选大学新生主席的职位,后来也当选了。当每个人都认识我 、当我作许多决定、当我花费大学的资金请来我中意的讲员 – 这些事情都让我感觉很棒,可是这些经历也象其他的事物一样,后来都回归于平淡无奇。我会在星期一早上醒来(通常都感觉头痛,因为前一晚都有参加许多活动)说:“唉,上星期的五天又过去了 ”。 然后我就得打起精神来,挨过接下来的五天。快乐只能够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星期日享受到。然后,这恶性循环又会因这新一周的开始而再次回到原点。

寻求生命的改变 – 积极的改变

我想在这个国家的所有大学里都再没有其他人会比我更加真诚地寻求生命的意义、真理、目的了吧?

在大学的那段时期,我注意到有一小群人 – 八个学生以及两个学系系员。我可以感觉到他们的生命与其他人不同。他们似乎知道他们为何相信他们所相信的。他们也似乎知道他们的目标和目的地。

我开始注意到的这些人不只是空谈 “爱 ” – 他们确实的活出爱。他们似乎能从大学生活的各种状况中超脱出来。当其他的学生都忙碌的东奔西跑,他们却流露出一股满足、平和的气息,似乎不受环境的影响。他们似乎拥有内在、持续的喜乐泉源。他们由衷的快乐!显然他们有一些我所没有的东西。

就如一般学生一样,每当看到别人有什么我所没有的东西,我也想要得到。因此,我决定跟这些耐人寻味的人打交道。做了这个决定的两个星期后,我们一班人终于围坐在学生会里的一张桌子 – 六个学生以及两个学系系员。话题后来就围绕着神谈开来。

询问有关生命的改变 – 积极的改变

他们都很用心地和我交谈,但是真正吸引我注意的是一位漂亮女生(我向来认为基督徒大都长得很难看的)。我向后躺靠着椅背(因为我不要让人觉得我特别感兴趣)说: “告诉我,是什么改变了你的生命?为什么你们的生命和其他的学生那么不同?”

那个女生必定很执着于她的信仰。 她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了四个字,是我完全未想到会在大学里听到的答案: “耶稣基督 ”。

我说: “天啊!别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了。我受够了宗教,我也受够了教会。圣经呢,也罢了。别再跟我讲宗教了。 ” 她反驳说:“喂!我没说宗教,我说耶稣基督。”她指出我从来都不知道的观念:基督教不是一门宗教。宗教是人们尝试以好行为、好功德来开出一条通往神明的道路;基督教则是神通过耶稣基督亲自来主动和世上的人建立关系。

比起其他地方,在许多大学里有更多的人对基督教存有误解。前一阵子我遇到了一个助教,他在一个毕业生的研讨会上说:“任何人走进教会就成了基督徒”我回答说:“你走进车房就成了一部车吗?”人家告诉我说一个基督徒是个诚心相信基督的人。

当我思量基督教的时候,这一班新朋友就挑战我以理性的观点去考究耶稣的生命。我发现佛陀、莫哈默德先知、孔夫子从来没宣称自己是神,而耶稣却如此宣称。我的朋友叫我去探讨耶稣的神性的证据。他们深信耶稣是神化身为人,为人类的罪死在十架上,然后被埋,三天后从死里复活;他们也深信耶稣基督今天依然可以改变人的生命。

以前我认为这是很荒谬的。老实说,我以前认为基督徒是活傻瓜。我还真的遇到过一些类似的情况。我以前总是等待基督徒在班上发言,好让我把他们辩驳得体无完肤,整他们一番。我想若那些基督徒有很多脑细胞,那些脑细胞必因为孤单而死亡。

可是这班朋友一次又一次地挑战我。最终,我接受了他们的挑战。我如此作,只因自负地想反驳他们。我认为这事是没有什么凭据可让人衡量的。

经过几个月的考究,我终于得到一个结论:耶稣基督必是他自己所宣称的那位。问题来了:我的思维告诉我这些都实是如此,但我的意志却把我拉往另个方向。

我发现成为基督徒是要赔上自尊的。耶稣基督亲自向我的意志挑战,要我信靠他。让我阐述他的话:“你看!我一直站在门外,不断的敲门。任何人听到我的呼唤他并且开门的,我就会进来”(启示录 3:20)我不在乎基督是否曾走在水面上,或曾经把水变成酒,我就是不喜欢破坏好事的人。

所以,我的脑袋告诉我基督教是真实的,我的意愿却要逃跑。

更加了悟到我讨厌我的生活

当我和这班热心的基督徒在一起,这样的内在冲突就会开始。当你感到凄惨难过的时候,周围却是一班开心的人儿,你就会明白他们是很惹人恼的。他们是那么的快乐,而我是那么的凄惨,以至于我忍受不了,需要离开学生会。那段时间我凄惨到一个地步,晚上十点钟上床,却辗转反侧直到凌晨四点才睡着。我知道我必须做一个了结,否则我就要发疯了。终于在1959年12月19日,晚上八点半,在我大二的那年,我的脑子和我的心接通了 – 我成了基督徒。

那晚我做了四个祷告,与耶稣基督建立了一个永远改变我生命的关系。我祷告说:“主耶稣,感谢你为我死在十架上。”第二,我说:“我向你承认我生命中不讨你喜悦的事,祈求你宽恕我、洁净我。”第三,我说:“现在,我尽我所知,向你敞开我的心门、我的生命,信靠你为我的救赎者、我生命的主。求你掌管我的生命,把我彻底的改变,让我成为你创造我时就要我成为的人。”最后,我祷告说:“感谢你信实的走进我的生命。” 那不是个无知的信心,而是凭据于历史的明证以及神的话语。

我相信你必听过很多宗教人士关于他们进入信仰的奇特超凡的过程。而我祷告过后,没什么大事发生。真的没有什么。我还是没长出一堆翅膀,也没有其他类似的奇迹发生。老实说,当我决志信主后,我感到更糟糕。我感到快要呕吐了。“糟了!”我想:“我被吸引并坠入一个无底黑洞中了!”。(我相信有些人祷告之后会有这样的感觉得)

上帝与生命的改变 – 积极的改变

但是在接下来的半年至一年半的时间,我发现我并没有堕入深渊。我的生命的确改变了。有一次我在中西部的一所大学和一位历史科主任辩论,说我的生命得到了改变。他打岔说:“麦道维尔,你是想告诉我们说在这廿世纪里上帝真的改变了你的生命?在什么方面?”四十五分钟后,他终于说:“好,够了!”让我告诉你当天我对他以及课堂的听众都说了什么。

上帝改变我的一个地方是我的性急好动。 我不能有一刻手头上是空的,必须有事情让我去做才好。我可以走在校园里,而脑袋中却象有龙卷风似的把所有的冲突事件吹得东倒西歪。我也会坐下来尝试安静的读书,可是办不到。我决志信主过后几个月,有一种平安就开始蔓延开来。别误会,并不是脑袋中不再有冲突。我与耶稣基督建立关系之后,冲突并没有消失,但我却找到了承载这些冲突的力量。我绝对不会以任何其他东西来取代这宝贵的得著。

从憎恨中积极改变过来

还有一方面是我并不感到骄傲和自豪的。但我必须提出来,因为有许多人都需要在他们的生命中得著同样的改变。我已得著了改变的源头:和耶稣基督的关系。这个让我并不骄傲的方面就是憎恨。它虽然没有彰显于外,但它给我带来内在的挣扎。我常常受人、事、物与许多课题的影响,以至于心里产生激愤和憎恨。

但我恨一个人多过世界上任何其他的人 – 我的父亲。我恨他的为人。他是我们镇上的醉汉。每个人都知道我父亲是个“大酒鬼”。我的朋友都喜欢开我父亲酩酊大醉的玩笑。他们都以为我不以为然,因为我总是笑嘻嘻的。可是让我告诉你:我内心在嗓泣。那些日子里,我去到牛栏外,就看到母亲被父亲打得倒在牛粪堆中起不来。每当有朋友来访,我都会把父亲带到外面,然后把他绑在牛栏中,把车子泊在储粮窟边 。我就告诉我的朋友说父亲已出外办事了。我觉得没有人会恨其他人多过我对父亲的憎恨。

我决志信主以后,神进入我的生命,他的爱深深的感动我,把我内心的憎恨完全颠覆过来。从那以后我可以正视我父亲,对他说:“爸,我爱你。”并且是由衷地说出来。比较我以前所作的一些事,这简直完全震撼了他。

我在转校的那一年遇车祸严重受伤,带著颈项护架被送回家。我绝不会忘记,父亲来到我的房间,问我说:“儿子,你怎么会爱一个像我这样的父亲呢?”我回答说:“六个月前,我还如以往地厌恨你。”然后我就与他分享我从耶稣基督里得到的结论。“爸,我已经让耶稣基督进入我的生命。我无法清楚解释,但从这个与神的关系中,我找到了一种新的胸怀,不只能接受你,也能无条件的接受其他的人。”

四十五分钟过后,我生命中最巨大的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了。我自己家的一个人,一个认识我的人,他对我说:“儿阿,我看到神在你生命中成就的事,如果他也能在我生命中成就什么的话,那我也要给他机会。”我父亲就在我床边说了认罪祷文,决志信靠基督,领受罪的宽恕。

一般上,改变是需要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一年的。可我父亲却在我眼前,瞬间改变了。就好像有人深入他的心,开了他的心窍。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急剧的改变,以后恐怕都很难再经历到呢。此后,我父亲只接触过威士忌一次;那次,他只用嘴唇蘸了一下。对此我唯一的结论是:与耶稣基督的关系,可以真实的改变生命。

生命的改变-积极的改变

你可以对基督教发笑。你也可以嘲弄、讥讽基督教。但它确实能改变生命。如果你信靠基督,你可以开始观察你的态度与行为,因为耶稣基督的功业就是要改变生命。

但是基督教不是你能够随意塞进别人的脑袋的。我只能够把我所经验的告诉你。然后呢,抉择在于你。

或许我可以与你分享我曾经说的祷告词:“主耶稣,我需要你。感谢你为我受死在十字架上。宽恕我,原谅我。就在此刻,我信靠你为我的救赎者、我生命的主。塑造我成为你要我成为的人。奉基督的圣名求,阿们。”

麦道维 是享誉国际的演说家、作家、以及学园传道会的代表。他著作了五十多部作品,包括经典的《千载悬疑》以及 《铁证待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