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安玛琳

我发现你可以问很多有信仰的人同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上帝存在?”

也许他们想知道我的动机,也许很简单,只是不知道怎样回答。但是,大多数人的回答就是:“恩,你就是知道。”

我不想弄得更复杂。但我确实不是“就是知道”,不过真希望有人是这样的。

几个月后,我想:“有些人说相信上帝,但是没人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当我知道圣诞老人的事实以后很大程度上也是这样的。好像神是完全虚构出来的。也许有些人只是需要相信,但是很清楚的是,没有证据能证明上帝的存在。最后,我得出结论….神其实是不存在的。

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也根本不期待会有改变。但是后来我遇到一个人,她使我对上帝存在的可能性产生了兴趣。她很照顾人,善良,而且很有智慧。这样聪明的人能相信上帝真的让我很苦恼。

她谈到上帝就好像一个深深爱着她的最亲密的朋友,我非常了解她的生活。她能将所有的忧虑交给神就好像完全信任他能为她解决问题一样。她也很坦率地告诉我,她只是祷告,求神担当她的忧虑。每个星期我都能看到上帝对她祷告的应允。我借着她生活中的各种情况观察了一年多,她坚信上帝确实存在。

因此,一方面我想相信神,因为我很佩服她的生活和她对别人的爱。但是我又不能相信违背我理性的东西,违背我的判断的东西。上帝并不存在,这是一个很合理的想法, 但仅仅如此。希望有些东西是真实的,但又无法证明。

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形成了一套非常个人的哲学。 后来,我称之为终极 存在主义。

然而,我确实在尝试这些理念里的一些想法,但我不确定其他人会不会这样做。每几个星期,我都会研究一个哲学家的理论,然后试着应用到生活中…尼采,休谟,陀思妥耶夫斯基,萨特,柏拉图等等。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些完美的,适用于生活的哲学理念,经过无数次的研究过后,我发现他们的哲学理念要么缺失些什么,要么就是太不切实际,不适用于生活。但是我还是在继续寻找。

-我脑海里一有关于上帝的问题就跑去问朋友,我也会在深夜将这些问题都写下来,就这样又过了一年。一天,她给了我一本书,对一些问题作了很简单明了的回答,如:究竟有没有神?耶稣是不是神?圣经是关于什么的?等等,它都是罗列事实,并没有像“你必须相信!”类似的话语。

这本书也有一些很有逻辑的证据,都是关于神的。科学通常不会吸引我。然而,真正说服我的部分却是关于水的化学元素,地球与太阳的距离。一切都设计得那么完美,同时又是那么完美地共存着。我之前“这世界背后什么都没有“的想法,在上帝存在的情况下显得相形见绌。我也越来越不相信什么都没有, 反而越发相信上帝也许存在。

接着,一个情况彻底挑战了我原先发展起来的那套关于生命的哲学。我曾经倾注的信仰被证明是完全不足的。更让我震撼的是,我看到之前寻找完全可靠的生活方式时的不知所措。然而,这种情况竟好转了,我也继续往前踏了一步。我的性格是非常稳重的。在我的整个生命中,几乎没有觉得自己是“需要型”的。也没有持续的危机。没有很大很难跨越的鸿沟,也没有什么挣扎。可以确切地说,没有什么事情让我有罪疚感。

但是上帝的概念在我脑海里怎么也抹不掉…… 他存在吗?他在那吗?也许有上帝……

一天晚上,我又在和那个朋友聊天,她知道我已经得到了所有想知道的信息。她知道我也没有什么要问的问题了,但我仍试图和她争辩。就在那一霎那,我的朋友看着我,对我说:“你知道,我不能为你做这个决定,上帝也不会永远等你。”

我立刻意识到她是对的。我一直在这个重要的决定面前徘徊。于是我回到家开始做决定:要么邀请上帝进入我的生命,要么绝口不提这个话题,也不允许自己再去思考上帝存在的可能性。做这个决定实在太累了,就连想一想都觉得累。

在接下来的3,4个小时内,我看了看之前读过并研习过的所有东西,也对此仔细琢磨了一番。

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能证明上帝存在的证据是再清晰不过了,让你没法相信不存在。 然后,对于这一决定我不得不采取一些行动。

我知道只是理性上相信上帝存在还远远不足。就好像是你决定…飞机是存在的。相信飞机存在没什么意义。但是,如果你需要出远门的时候,飞机就是交通工具,你必须决定并坐上飞机。

我需要做决定并与上帝对话,需要邀请他进入我的生命。

想了许久,我对上帝说:“你赢了。我请你进入我的生命,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对我来说,既然上帝是存在的,如果他想,他就有权力影响并指引我的生活,这种想法似乎是合理的。)

然后我就去睡了,第二天早上我想知道上帝是不是还在那儿。坦白地说,我隐隐约约“觉得”他在。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立刻就有一种很强的欲望想要多了解这位我相信的上帝。

-我想读圣经,正当我读的时候,似乎发现他正在启示我他是谁,以及他怎样看待我与他的关系,实在是太奇妙了。更使我吃惊的是,他多次提到他的爱,这是我不曾预料的。在我的脑海里,我只是简单接受了他是存在的而已,对他没什么期待。但是他却选择用爱与我相连,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现在,我骨子里那怀疑的本质仍然存在。 在前几个月甚至一年里,我问自己“我是真的相信上帝吗?那么,为什么是我?”我会很有条理地列出五个客观原因来说明我为什么相信上帝存在。因此,我对上帝的“信心”不是建立在感觉上,而是事实上,也可以说是有原因的。

对我来说,就好像是一栋楼的地基。事实/原因在支撑着我的信仰,也好像一个人开车开过金门大桥,他们可以对桥有任何的感受,任何的想法。但是,只是这座桥的建筑风格/设计/材料使他们安全地从桥的这头到那头。同样的,上帝的客观事实—-能证明上帝存在的逻辑性的,科学性的原因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似乎也有一些人不需要这些,但是,我不喜欢被愚弄,也不喜欢一厢情愿。因此我很重视上帝存在的原因。

无神论者的经历:第二部分

自那时起,我已经是好几年的基督徒了—-那现在我为什么还相信上帝?我有什么愿意继续相信的理由呢?

我不确定这些是不是能让你相信,但我想先置这个顾虑于一边,从而坦白地与你分享。过去我的疑问是上帝是否存在。自从我开始和上帝建立关系以后,我看到更多能证明上帝存在的证据。例如……

1. 当我有疑问,担心,或想了解一件事时,上帝通过圣经对我说话。 他对我说的通常都最适合回答我的疑问,甚至超出我所期待的,使我更满意的答案。

有一天,我的所有计划及日程安排将我压得喘不过气,很多项目的截止日期都迫在眉睫。你能体会这种被事情堆满的感受吗,根本不知道要先做什么?

然后我拿出纸笔,问神:“请告诉我你想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我已经完全准备好承担所有责任,只是求神告诉我先做什么,告诉我怎样去完成所有任务,而且我会照神所说的去做。

接着打开圣经,读到耶稣在和一个瞎眼的人对话。耶稣问他:“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我又读了一遍,耶稣问:“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在我惊奇之余,拿起笔开始向神写下一个完全不同的清单…。我发现这是神的特性,提醒我们他就在那儿,他时刻关注着我们。

我选了这个例子是因为它很简短,当然我也可以引用成百上千的例子来说明上帝是怎样完美地回答了我的疑问的。这很有可能就是我最欣赏的上帝的特性—-他乐意回答我的疑问,这只存在于我们之间。

这并不是我从其他信徒那学到的,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我通常问问题的时候都带有一种态度,就是很想给他自由和空间,他想怎么答就怎么答……来纠正我的想法,指出我的生活中有哪些不对的方面,告诉我在哪些方面上还没有信靠他,而他总是很亲切地回应我。

2. 同样地,当我为着一个决定寻求指引时,他也应允了我。 我相信神看重我们的决定。我相信他对我们的生命有一个计划,他关注我们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有什么样的工作,甚至比这些更小的决定,他都关注。我不太相信他会关心我们买什么样的牙膏,以及许多类似的决定。但是我相信他确实关心影响我生命的决定。

有一次,我需要决定要不要去中东,因为确实要冒很多风险,但如果是上帝让我去,我就愿意去。对我来说,我知道他的心意是最重要的。

我有两次就工作的问题求问上帝,这两次他的带领都是如此的清晰,以致于任何人在不同的情况下都能得出相同的结论。我还想举一个例子。

在我上大四的时候,我已经决定毕业以后要在一个基督徒机构工作,但是要求是我要搬到加利福尼亚。

正当圣诞节放假,我回家去看父母。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思考,很想知道我的朋友当中谁愿意和我一起搬到加利福尼亚,做我的室友。有一个叫Christy的朋友马上浮现在我的脑海,她已经毕业而且刚刚在爱荷华州找到工作安顿下来。我觉得她可能是最合适的人选,但是我已经有几个月没和她联系了。半个小时以后,就在我父母家,Christy给我打电话了。

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听说你要在一个基督徒机构工作。”我大吃一惊,因为我只告诉了一个朋友,而她在俄亥俄州。

她又说到:“我有锅碗瓢盆。”我说:“什么?”她竟然也要搬到加州而且是和我相同的城市,所以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和她一起住。

看,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你也许会问,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需要上帝来帮着做决定?我知道我的父母一定会反对这份工作。我想这也许会给我们的关系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小决定。我求上帝用他的旨意来带领我,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关于这份工作还有十多件相关的事情,都是非常的明确。

我仍相信上帝的其他原因……

3. 关于生命的解释—我们为什么在这,目的是什么,生命中重要的是什么,应该重视什么,为什么而奋斗—上帝的答案再清楚不过了。 我研究过大量的哲学理论,宗教与其他生活方式,只有在圣经里读到的,通过上帝的角度看到的才适合整幅拼图。

当然,圣经中还有很多我需要读的,即使合上圣经,我也会说:“没明白。”我是说,我也没有完全弄明白圣经里面的所有内容。我的生活只有按照上帝的启示才会有永恒的意义。就好像我们要使用非常复杂的一台机器,我们只有严格按照说明书上的介绍去使用这个机器才行。设计者给我们解释了工作原理,然后指导我们怎样操作。

4. 与神的亲密度超过与任何人的亲密度。 他对我说的通常都最适合回答我的疑问,甚至超出我所期待的,使我更满意的答案。

5. 比起我自己能做的,神在我的生命中做了更多。 这不是我谦虚或是缺乏自信的说辞,而是说他在我的生命中成就了远远超过我所思所想的。他为我提供建议,解决办法, 智慧,以及更好的动机来激励我。

当然还有很多, 但是我想我已经说得够多了,我不确定这些是不是有说服力,但是这都是我所知道的,诚实地说出来而已。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有关我从无神论者转为相信神的证据,请看以下的文章:
      神真的存在吗?
      越过盲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