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生命的疑问 对神的疑问

如果我告诉你耶稣的到来是为了废除宗教?如果我告诉你投共和党的票不是耶稣的使命?如果我告诉你共和党人并不都是基督徒?就算你说别人眼瞎,你自己也不一定看得见?

我想说的是,假若宗教真的有这么好,那为什么它会产生这么多战争。为什么要耗费巨大的财力来建造宏伟的教堂而不喂饱穷人?难道你要指责那些单身妈妈,神不再爱她们仅仅因为她们曾经离过婚?但是在旧约里,神却将那些宗教人士称为淫乱之人。

宗教也许会宣扬恩典,但他们所做的却是嘲笑神的子民,就像他们对待施洗者约翰那样。他们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于是只好掩饰遮盖,却没有意识到宗教就好像是在棺材上喷洒香料。

如此看来,宗教的问题在于它无法深入实质,只是单纯地改善行为,做一系列琐碎的事情。穿起教会的袍子,外表看似多么整洁光鲜,但事实上非常滑稽。他们就好比装饰完整的木乃伊,里面的尸体却早已腐烂不堪。

这里我并不是在论断,只是说不要给自己带上面具,如果仅仅让别人从外表来判断你是基督徒,那是有问题的。我想说的是,不管在生活的其他任何领域,你都要知道这个逻辑是不符合常理的。他就像你仅仅因为买件湖人队的队服就号称你是它的队员。

我曾经就是这样一个人,但似乎没人看透我。我的行为举止看似像一个单纯的教会孩子,但实际上我沉溺于色情。星期天我会照常去教会,但是星期六我便会喝得酩酊大醉,感觉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为了性交和酗酒。所以我的整个一生就是在为自己打造一个干净整洁的面具,但是现在我认识了耶稣,软弱成为我的夸耀。

如果把恩典比喻成水,那么教会就应该是一片汪洋。它不因该只是义人的处所,相反它应该成为医治所有罪人的医院。也就是说,我无需掩藏自己的失败,也无需遮盖自己的罪行,因为得救的不在乎我,而在于神的公义。

因为当我还是神的敌人而非祂忠实的信徒时,祂向下俯瞰施恩拣选了我。这就是为什么耶稣会痛恨宗教,将所有的宗教人士们称为愚拙。难道你不认为恩典要比遵守清规戒律好得多吗?

这里请让我澄清一点,我的确爱教会,也爱圣经,当然也相信自己是罪人。但如果耶稣去到你的教会,他们会不会邀请祂进门?不要忘了,耶稣曾被宗教领袖称为贪吃好酒的罪人。但是作为神的独生爱子,祂从来没有赞赏过那些自认为义的人,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重点。这里首先需要申明一点,那就是耶稣和宗教乃是频谱的两极。
一个是神的工作,一个是人的发明。一个是医治的良药,一个是感染的伪善。

因为宗教告诉你做什么,但耶稣说一切都已成了。宗教让你为奴,而耶稣让你成为神的儿女。
宗教将你捆绑,而耶稣则将你释放。宗教让你眼瞎,而耶稣让你看见。这就是为什么宗教不同于耶稣。宗教是人寻求神,而基督教则是神寻求罪人。这也是为什么救赎是白白赐予的。并且我已被赦免,它并非基于我的善行,而是靠着耶稣的顺服。

因为耶稣替我们戴上了荆棘的冠冕,流尽了自己的宝血,承担了我们当得的惩罚,这就是所谓的恩典。当祂被钉死时,祂呼求道:“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即便祂被钉上十字架,祂心中所想的仍是你的得救。祂承担了你所有的罪行,并把它一同埋进坟墓。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跪在十字架前说:“请进入我心。”

所以简言之,我痛恨宗教,实话说我从本质上就憎恨它。因为当耶稣说:“成了!” ,我相信祂是成了。


评论正在加载……